<thead id="p37zh"></thead>
    <address id="p37zh"></address>

    <menuitem id="p37zh"><track id="p37zh"><sub id="p37zh"></sub></track></menuitem>

    <track id="p37zh"><menuitem id="p37zh"><listing id="p37zh"></listing></menuitem></track>

    <sub id="p37zh"><meter id="p37zh"></meter></sub>
        <rp id="p37zh"><big id="p37zh"><th id="p37zh"></th></big></rp>
        <thead id="p37zh"><menuitem id="p37zh"></menuitem></thead>

        <thead id="p37zh"><meter id="p37zh"></meter></thead>
          <nobr id="p37zh"><menuitem id="p37zh"></menuitem></nobr>

              <track id="p37zh"></track>
              <thead id="p37zh"><meter id="p37zh"><cite id="p37zh"></cite></meter></thead>

              <sub id="p37zh"></sub>

                <track id="p37zh"><form id="p37zh"></form></track>

                <sub id="p37zh"><meter id="p37zh"><cite id="p37zh"></cite></meter></sub>

                <address id="p37zh"><progress id="p37zh"><font id="p37zh"></font></progress></address>

                  <address id="p37zh"><progress id="p37zh"></progress></address>
                  <sub id="p37zh"></sub>

                  <sub id="p37zh"><menuitem id="p37zh"></menuitem></sub><sub id="p37zh"></sub><nobr id="p37zh"><meter id="p37zh"><dfn id="p37zh"></dfn></meter></nobr>

                  <menuitem id="p37zh"><address id="p37zh"><menuitem id="p37zh"></menuitem></address></menuitem>

                    <sub id="p37zh"><meter id="p37zh"></meter></sub>

                      <thead id="p37zh"></thead>

                      <sub id="p37zh"></sub>

                            <listing id="p37zh"></listing>

                                <nobr id="p37zh"><meter id="p37zh"><dfn id="p37zh"></dfn></meter></nobr>

                                <font id="p37zh"></font>

                                <mark id="p37zh"><strike id="p37zh"><rp id="p37zh"></rp></strike></mark>

                                      <th id="p37zh"></th>

                                      法醫自述:當我走近那尸體 它突然嘆氣

                                      中國新聞網 03-12

                                      法醫一般被稱為 " 尸語者 "。

                                      你有沒有想過,當你在一起非正常死亡的現場,剛靠近尸體時,尸體卻在你耳邊對你說了一句 " 來了老弟 ?" 是不是腎上腺素瞬間爆炸 ? 有沒有一種雙腿發軟的感覺 ? 這事兒女法醫張鵬雨還真碰到過。當然,尸體是不可能說話的。

                                      受訪者供圖

                                      夜深人靜尸檢時 她聽到死者一聲 " 嘆息 "……" 一次和同事進行檢查,固定好證據后我們把尸體放下來,剛一松開繩索,忽然耳邊就傳來了死者的一聲‘長嘆’ !" 張鵬雨是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區分局的一名女法醫,一次她和同事深夜處理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時,聽到了死者的 " 嘆息 "。當時除了她和同事,其他人都被隔離得遠遠的,心中晃過一絲恐懼后,張鵬雨和同事立馬對這一現象進行了記錄。如果換做一個普通人碰到這種情況,是不是會雙腿發軟、奪路而逃 ? 可實際上這是很難得一見的尸體征象之一:尸體開始腐敗,產生腐敗氣體,由于繩索壓閉頸部氣管,氣體無處釋放,等繩索一解下來,自然就開始 " 嘆氣 " 了。有一次,一具被砍得面目全非的無名男尸,需要張鵬雨將面部縫合好后進行圖像恢復,以便尋找當事人的身份。這就需要張鵬雨不僅要克服心里面對支離破碎人體的湮塞,還要克服操作上的難題。除了要將面部皮膚用鑷子一片一片翻起來整理平齊,還要用棉花將被砍碎的顴骨一點一點墊起來,最大程度還原。" 那一天我不知道自己縫了多少針,心里崩潰過多少次,是怎么過來的。" 張鵬雨回憶,那天她進手術室的時候是早晨,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整整一天沒有喝一口水,沒有吃一點東西,甚至沒有挪動過站立的位置。目前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區分局有 4 名法醫,張鵬雨是局里唯一的女法醫。" 平時值班 4 人輪著來,遇到案件時大家一起上,手機必須 24 小時開機。" 張鵬雨笑言,自己已經養成手機鈴響 3 聲之內必須接聽的 " 強迫癥 "。

                                      受訪者供圖

                                      冷靜、客觀的法醫被一筐紅薯溫暖 " 為什么想當法醫 ?" 張鵬雨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人問過這個問題。一開始,源于報志愿時自己分數 " 軟 " 了點,想學醫的她毅然選擇了法醫這一專業。" 因為基礎學科差不多,大學的前幾年對這個專業也沒有太多概念,直到后來實習,自己才漸漸意識到法醫的‘厲害’。"2007 年,張鵬雨從四川大學法醫系畢業后,準備沿著諸多偉大法醫前輩的腳步抽絲剝筍,為受害者沉冤昭雪。沒想到來到公安局報到的第一天,便給了她一個下馬威。那是一個野外現場,村民在 40 米高懸崖下發現了一具男尸,沒有道路能通到崖底,一行人硬是砍出一條路。因為人跡罕至,剛下過雨地面又濕滑,張鵬雨接連摔了好幾跤,連滾帶爬、滿身泥漿,用了 1 個多小時才到達崖底。拍照、初步鑒定后需要將尸體送至殯儀館,工作人員不夠,張鵬雨只得幫忙一起抬。" 走出來用了 2 個小時,路遠坡陡,腐敗尸臭,我一邊走一邊想哭。"

                                      受訪者供圖

                                      除了面對尸體,法醫還有一項相對較為輕松的工作——傷情鑒定。" 傷情鑒定 " 作為傷害案件中一個為定性、起訴、審判、量刑提供依據的程序,幾乎成為中國公安法醫,尤其是基層法醫最日常的工作。但這項 " 輕松 " 的工作實在是很不受法醫們喜愛的,因為它很容易惹上麻煩,被誣告過的法醫,不計其數。張鵬雨常說,做法醫要冷靜、客觀、細心,因為法醫一個微小的判斷很有可能會影響整個案件的走向。但就是這樣一群冷靜、理性的人,卻被一筐紅薯感動著。一次,一名 50 余歲的單身男子在郊區的出租屋中因疾病死亡,事后幾天才被鄰居發現。當死者 70 余歲的父親顫顫巍巍來到公安局時,張鵬雨將自己和同事經過充分勘察、論證的結果告訴他。沒想到許久之后,法醫們卻收到了這位來自農村的父親親手挖的、表示謝意的紅薯," 盡管最后我們匯給了他 200 元錢,但是這份感動卻長久地溫暖著我。" 能還死者一個真相,能給親屬一個交代,張鵬雨想,這就是她一直堅持做法醫的原因。電視劇引發 " 法醫熱 "? 張鵬雨卻說要慎重 …… 最近幾年,一些法醫題材的電視劇、網劇走熱,報考法醫學的同學也較往年明顯增多。" 選擇專業是人生大事,同學們還是需要理性對待。" 對此,張鵬雨想說,影視作品里的法醫形象大多看似輕描淡寫就能破案于彈指之間,但在現實中法醫需要克服太多的困難甚至是恐懼。若是內心沒有足夠的熱愛,心理和生理上沒有做好足夠直面死亡的準備,是很難成為一名合格的法醫的。

                                      受訪者供圖

                                      從事著需要大量專業知識、需要文憑、需要職稱的工作,整天和尸體、和血腥味、和腐臭、和蠅蛆打交道 …… 張鵬雨常常想,可能每個職業都會帶來很多怨言和牢騷,法醫這個職業也不例外。" 背抵黑暗,守護光明,這是和平年代付出犧牲最大的集體——人民警察的內心所想。" 張鵬雨說,很驕傲自己是一名警察,也想把警察的故事講給大家。" 我有幸能通過這次講述來詮釋這份愛。而更多的同行,在用他們一輩子的心血、用兢兢業業的無私奉獻來詮釋這份愛。" 最后,張鵬雨留了一個問題考一考各位——一般來說,在自己身體上,凡是自己可以形成的損傷,別人都可以形成,但有一種傷除外,請問是什么樣的傷呢 ? 如果能答出這個問題,那么,也許你也有做法醫的潛質哦 !


                                      中國新聞網
                                      以上內容由“中國新聞網”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分享 返回頂部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