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37zh"></thead>
    <address id="p37zh"></address>

    <menuitem id="p37zh"><track id="p37zh"><sub id="p37zh"></sub></track></menuitem>

    <track id="p37zh"><menuitem id="p37zh"><listing id="p37zh"></listing></menuitem></track>

    <sub id="p37zh"><meter id="p37zh"></meter></sub>
        <rp id="p37zh"><big id="p37zh"><th id="p37zh"></th></big></rp>
        <thead id="p37zh"><menuitem id="p37zh"></menuitem></thead>

        <thead id="p37zh"><meter id="p37zh"></meter></thead>
          <nobr id="p37zh"><menuitem id="p37zh"></menuitem></nobr>

              <track id="p37zh"></track>
              <thead id="p37zh"><meter id="p37zh"><cite id="p37zh"></cite></meter></thead>

              <sub id="p37zh"></sub>

                <track id="p37zh"><form id="p37zh"></form></track>

                <sub id="p37zh"><meter id="p37zh"><cite id="p37zh"></cite></meter></sub>

                <address id="p37zh"><progress id="p37zh"><font id="p37zh"></font></progress></address>

                  <address id="p37zh"><progress id="p37zh"></progress></address>
                  <sub id="p37zh"></sub>

                  <sub id="p37zh"><menuitem id="p37zh"></menuitem></sub><sub id="p37zh"></sub><nobr id="p37zh"><meter id="p37zh"><dfn id="p37zh"></dfn></meter></nobr>

                  <menuitem id="p37zh"><address id="p37zh"><menuitem id="p37zh"></menuitem></address></menuitem>

                    <sub id="p37zh"><meter id="p37zh"></meter></sub>

                      <thead id="p37zh"></thead>

                      <sub id="p37zh"></sub>

                            <listing id="p37zh"></listing>

                                <nobr id="p37zh"><meter id="p37zh"><dfn id="p37zh"></dfn></meter></nobr>

                                <font id="p37zh"></font>

                                <mark id="p37zh"><strike id="p37zh"><rp id="p37zh"></rp></strike></mark>

                                      <th id="p37zh"></th>

                                      首次亮相部長通道 “兩高”領導回答了 4 問題

                                      長安街知事 03-12

                                      3 月 12 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領導首次亮相全國兩會部長通道,回答記者提問,回應社會關切。

                                      長安街知事(微信 ID:Capitalnews)注意到,最高檢副檢察長童建明、最高法副院長江必新各回答了兩個問題,分別涉及保護未成年人、公益訴訟、維護民企合法權益等。其中,童建明還打了個小廣告。

                                      最高檢副檢察長童建明

                                      記者:我們注意到,近日來,多位代表委員呼吁加大女童保護力度,同時也加強兒童預防性侵教育的力度。最高檢工作報告中也提到,2018 年向教育部發出一號檢察建議。請問,建議發出后收到哪些效果?此外,近年來低齡未成年暴力事件頻發,有人說檢察機關對未成年罪錯行為保護力度過大、懲戒力度不足。對此,您是怎么看待的?謝謝。

                                      最高檢副檢察長童建明: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工作涉及到兩個方面,一個是被害,一個是侵害。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犯罪和未成年人的犯罪,對未成年人的司法保護是這兩個方面。近年來,這兩個方面的案件都持續高發。

                                      孩子的傷是全社會的痛。我國有 3 億多未成年人,所以加強對未成年人的司法保護工作,關乎億萬家庭的幸福。過去一年,檢察機關把未成年人的司法保護工作擺到了更加突出的位置。去年 10 月,最高檢從一起向最高法院提起抗訴獲得改判的強奸猥褻兒童案中,分析我們這些年辦理未成年案件存在的問題,向教育部發出了一份檢察建議,建議教育部加強對學校安全的管理,加強預防性侵兒童和中小學生的工作,這在最高檢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就是由最高檢直接向國家部委發送檢察建議,這是第一次。所以張軍檢察長在報告中提到這是一號檢察建議。

                                      教育部對最高檢的檢察建議高度重視,組成了專門研究小組來落實對青少年的保護。各級教育行政部門也上下聯動,正在落實預防性侵害未成年人的教育保護制度,落實校園性侵強制報告、女童宿舍封閉管理等制度。

                                      檢察機關按照誰執法、誰普法的要求,加強校園普法工作。我們全國四級檢察院,有 1796 名檢察長擔任了中小學的法治副校長,最高檢首席大檢察官張軍檢察長擔任了北京二中法治副校長。

                                      剛才你說到的對低齡未成年人保護過度、懲戒不足的疑問,對這個問題,我們要理性看待。罪錯未成年人,他們是社會的危害者,同時也是不良環境的受害者。未成年人心智不健全,這是他們很大的特點。所以,對未成年人的司法保護,我們國家秉持的是 " 教育為主、懲罰為輔 " 原則,貫徹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也就是說,對罪錯未成年人要實行教育、感化、挽救方針,對他們 " 嚴管又厚愛,寬容不縱容 "。

                                      未成年人司法工作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專業化和社會化要緊密結合,這是我們在辦理未成年人案件中應該樹立的一個司法理念。去年,在黨中央的高度重視和有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下,最高檢成立了專門開展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的第九檢察廳。我們將利用新設的部門,充分發揮這個部門的職能作用,加強對未成年人司法規律的探索,推動建立罪錯未成年人分級處遇、臨界預防等制度,同時要動員社會各個方面的力量,形成保護未成年人的合力,用法治的陽光雨露,共同呵護祖國花朵健康成長。

                                      記者:剛剛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中提到,檢察機關出臺了 " 群眾來信 7 日內程序性回復,3 個月內辦理過程和結果答復 " 的新制度。請問童檢,這是一項怎樣的制度?具體基于怎樣的考慮?報告中提到檢察機關開展國家司法救助因案致貧返貧家庭、保障千家萬戶舌尖上的安全、公益訴訟監督等,也請您介紹一下相關的工作。謝謝。

                                      最高檢副檢察長童建明:落實習近平總書記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是檢察工作的主題,也是今天上午張軍檢察長作的工作報告貫穿始終的一條主線。過去的一年,檢察機關在履行各項法律監督職責過程中,特別注意把便民利民工作落細、落小、落到實處。報告中講的,對群眾來信建立 7 日內程序性回復,三個月內辦理過程和結果答復制度,這個制度是一個什么概念呢?就是說檢察機關自收到群眾的來信之日起,7 個工作日內就要向當事人進行程序性回復,要告知來信人信已收到,下一步我們將怎么辦。而后,由承辦來信事項的檢察院在 3 個月內將辦理結果或者辦理過程和工作進展答復來信人。

                                      為什么要建立這項制度?張軍檢察長在報告中講了一句話:將心比心對待群眾信訪。也就是說,要設身處地地為群眾著想。你想,我們如果收到親朋好友的來信,我們是不是應該首先回個信、報個平安?那么對老百姓的來信,如果長期杳無音信,他可能會再寫信或者到處去上訪,我們現在很多的重復信訪就是這么造成的。所以張軍檢察長講要將心比心,就是這個道理。

                                      最高檢這幾年受理的群眾來信年均 18 萬多件,過去我們主要是辦后答復,現在要辦前回復、辦后答復,顯然,工作量比過去明顯增加。但是群眾來信是送上門的群眾工作,困難再大,我們也要克服。最高檢除了自己嚴格做到以外,還要求各級檢察機關跟進落實,千方百計地把這項制度落實好,用實際行動為群眾排憂紓難。

                                      剛才提到的救助因案致貧返貧的被害家庭,這也是檢察機關把國家司法救助工作深度融入精準扶貧工程的一項具體舉措。就是說刑事案件的被害人,因為犯罪致傷、致殘,無法通過訴訟獲得賠償,造成生活困難,或者無力支付醫療費用;或者是刑事案件的被害人遇害,他的家屬失去生活來源,因而陷入貧困,這個時候,檢察機關及時啟動司法救助程序。去年,我們救助這類因案致貧返貧的困難家庭有 4200 多戶,發放救助金 4900 多萬元。前不久,最高檢、國務院扶貧辦近日聯合下發關于檢察機關國家司法救助工作支持脫貧攻堅的實施意見,對進一步做好這項工作又提出了要求。

                                      至于你說到的 " 保障千家萬戶舌尖上的安全 " 這項公益訴訟專項監督活動,這也是一項實實在在的民生檢察工作。民以食為天,食以安為先。去年,檢察機關根據法律賦予檢察機關對生態環境、食品藥品安全等領域提起公益訴訟的職能,部署開展了這項工作。重點是對網絡餐飲、校園周邊、農貿市場、飲用水源地等這些重點部位和領域開展監督。

                                      去年,全國檢察機關共立案辦理涉及食品安全公益訴訟案件 2 萬多件,其中僅督促市場監管部門處理違法違規的網上餐飲企業就達 5 萬多家,探索了一條運用法治手段保障群眾舌尖上的安全、讓群眾點外賣更放心的新路徑。

                                      2019 年,檢察機關將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適應人民群眾對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更高品質的需求,進一步把便民利民的司法工作做深入、做扎實,讓人民群眾在感受到司法公平正義的同時,也能感受到司法的溫暖。

                                      借這個機會,我再做一個檢察小廣告。剛才講到了我們的第九檢察廳,專門負責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去年,檢察機關對我們的內設機構進行了一次系統性、重塑性的改革。按照刑事犯罪的類型重新組建我們的刑事辦案機構。根據法律的賦權和實際工作需要,增設民事、行政和公益訴訟檢察廳,現在我們十大檢察廳已經亮相,總體形成了刑事檢察、民事檢察、行政檢察和公益訴訟檢察 " 四大檢察 " 并行的法律監督工作總體布局。我們歡迎媒體朋友們和社會各界繼續關注、關心檢察工作,加強對檢察工作的監督。

                                      最高法副院長江必新

                                      記者:去年最高法院再審張文中案件、趙明利案件等一批涉及產權的冤假錯案,起到了良好的示范效果。請問,今年最高法院如何進一步加大力度繼續糾正涉產權、民營企業的冤假錯案?

                                      最高法副院長江必新:去年以來,最高法院根據中央的部署和習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采取了一系列舉措,加大糾正冤錯案件的力度。張文中案是一個標桿性案件,十年前他被判處 12 年有期徒刑,在去年的 5 月 31 日被宣告無罪。下一步,我們將進一步加大力度,糾正冤錯案件。

                                      第一,在統一裁判理念上下更大功夫。要堅持罪行法定原則,凡是刑事法律沒有規定為犯罪的,一律不得作為犯罪追究。要堅持疑罪從無的原則,凡屬于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的案件,一律做無罪處理。要堅持證據裁判原則,嚴格實行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對證據不足的,不能認定為犯罪并給予刑事處罰。

                                      第二,在劃清罪與非罪的界線上下更大功夫。我們將緊盯三類案件,第一類案件是合同詐騙罪、挪用侵占資金罪以及與民營企業家相關的其他罪名,我們把這些案件作為關注的重點。第二類案件是異地創業、異地投資這類存在著 " 主客場 " 問題的案件。第三類案件是因為規劃調整、政策變化、領導更換而引發的一些案件。對于這些案件我們將認真進行排查,在處理時注重劃清合法與非法、罪與非罪的界線。

                                      第三,在排查督辦、細心甄別上下更大功夫。嚴格區分民事糾紛和犯罪案件,堅決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預經濟糾紛,決不能把民事糾紛當成刑事案件來處理,決不能把民事責任轉化為刑事責任,決不能因為經營活動中一些小的瑕疵和不規范行為而作為刑事案件處理。

                                      第四,在深化政策、細化規范上下更大功夫。我們將把一些原則性的政策,通過司法解釋、典型案例,進一步細化,明確裁判依據。一方面,為審判人員裁判提供遵循。另一方面,也為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行為提供指引。

                                      第五,在建構避免冤錯案件的長效機制上下更大功夫。要按正當程序的要求,完善訴訟程序。充分尊重和保護案件當事人、代理律師的權益,高度重視當事人和律師對案件審理活動的監督。認真落實 " 讓審理者裁判,讓裁判者負責 ",建構審判權公正行使的機制,確保審判權的規范行使。

                                      我們希望通過這樣一系列的舉措,讓法律成為民營企業、民營企業家的護身符,讓法院成為保護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的堅強陣地,讓法官成為捍衛民營企業合法權益和民營企業家合法權益的堅固盾牌。

                                      記者:您剛剛說到的產權保護是今年兩高報告的熱詞,也是政府工作報告的熱詞。之前有一些民營企業家因為經濟糾紛被羈押、被判刑的消息,引發了其他企業家對于自己人身和財產安全的擔憂。我們想知道,最高法院以后還會有什么具體的司法措施,來保障民營企業家的合法權益不受到侵害?

                                      最高法副院長江必新:最高法院認真貫徹黨中央關于保護產權、保護民營經濟、保護民營企業家權益的決定要求,全面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采取了一系列舉措保護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合法權益。這些措施可歸納為三個方面:第一,一組 " 務實招 ";第二,一串 " 政策鏈 ";第三,一套 " 組合拳 "。

                                      一組 " 務實招 ",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一是認真聽取各方意見。我們先后召開了五次座談會,聽取民營企業家和有關方面的意見和建議,弄清楚民營企業家的痛點、難點和焦點,弄清楚他們所思所想所盼。

                                      二是檢討理念政策。我們提出,凡是歧視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的理念,必須堅決摒除;凡是違法增加民營企業的義務,限制民營企業權利的規范性文件,必須一律廢除;凡是不公正對待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司法審判行為,必須堅決制止。

                                      三是排查存在的問題。我們從立案到執行各個環節,系統排查司法審判活動中,存在或可能存在的一些問題,大體有 20 多項,要求逐一進行整改。

                                      四是制定審判規范。先后發布了 3 個保護產權、保護民營經濟和企業家權益的規范性文件,宣示人民法院的堅強決心,同時也為人民法院審判這方面的案件提供遵循。

                                      五是發布典型案例。最高法院先后發布了兩批 13 個典型案例,用這些典型案例釋放中央保護產權、保護民營經濟和企業家的強烈信號。同時,為人民法院的個案審理提供標桿。

                                      六是掛牌督辦案件。我們先后對多年申訴沒有得到解決的一些涉產權、涉民營經濟、涉民營企業家權益的案件,大概有 200 多個,逐一掛牌督辦、監督指導。

                                      二是一串 " 政策鏈 "。大體有這樣幾項:一是視情快立快審。對于那些危困的民營企業、瀕臨破產的民營企業,而且又有發展前途和希望的民營企業,讓他們進入訴訟 " 快車道 ",盡快從訴訟中擺脫出來。針對事實清楚、案情簡單、爭議不大的涉民營企業和企業家案件,要求各級法院快立快審。

                                      二是慎用強制措施。在不影響第三人合法權益的前提下,在法律規范允許的范圍內,能不采取強制措施的盡量不采取強制措施,能少采取強制措施的盡量少采取強制措施。在不違背法律、不損害其他當事人合法權益的前提下,能不查封的就不封,能少封的就少封,能活封的就活封。在能夠實現審判和司法目的的前提下,如果存在著多種手段,法院、法官必須選擇對當事人權益損害最小、利益最大的方式處理案件。

                                      三是厲行平等保護。決不能因為以防止國有資產流失這樣一個單純的理由,犧牲民營經濟、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決不能因為單純的以維護公共利益為借口,置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權益于不顧;決不能因為有些民營企業量小力單而放縱有的法人單位店大欺客,踐踏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合法權益。

                                      四是力倡生道司法。所謂生道司法是我們中國古代司法的傳統理念," 欲判其死,先求其生 "。我們與工商聯一起發布了規范性文件,充分發揮商會的作用,以柔性的辦法處理民營企業相關糾紛。在執行涉及到破產案件的時候,對除僵尸企業以外,對那些有希望、有發展前景的企業盡量進行重整,讓他們獲得新生。在訴訟過程中,盡量使用調解手段,加大和解力度。在不損害相對方當事人權益,而且相對方有足夠潛力的情況下,放民營企業一條生路,支持民營企業生存發展。

                                      五是必須及時兌現權益。我們把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相關案件的執行,作為基本解決執行難的重要案件,在不違反正常執行秩序的前提下,把他們的執行案件納入 " 快車道 ",使他們盡快能夠獲得權益兌現。這一套 " 政策鏈 ",一方面為民營企業、企業家提供具體明細的行為準則或指引,另一方面也指導人民法院的司法裁判。

                                      三是一套 " 組合拳 "。我們要求,在審理處理相關案件時,第一,不僅要保護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人身權、財產權,而且要保護知識產權和人格權等精神方面的權益,力求全面保護。

                                      第二,不僅對民營企業、企業家實行形式上的保護,而且要實現實質性保護,力求實行真正的平等保護。

                                      第三,人民法院不僅要敢于擔當起保護民營企業和企業家權益的重任,而且要協調各方,形成合力,實行聯動保護。

                                      第四,不僅要監督下級法院保護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合法權益,還要通過行政訴訟、行政審判,監督和支持行政機關積極履行法定職責,保護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合法權益,實現協同保護。

                                      第五,不僅要對個案進行認真復查,處理好一案一事,同時要建構長效機制,確保案件得到公平公正處理,真正做到永續保護。

                                      我們堅信,通過這一系列的措施,經過人民法院的司法審判,一定能夠為民營企業和企業家提供一個良好的法治環境,讓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安心經營、專心發展、全心創新。

                                      相關標簽: 檢察機關 民營企業 檢察工作 張軍 部長通道

                                      長安街知事
                                      以上內容由“長安街知事”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相關閱讀

                                      分享 返回頂部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